当前时间: 加入收藏用户登录 注册 中国价格信息网
阅读文章
背景:

独家解密中核125亿美元核电大单

日期:2018-01-11 来源:网络整理 责编:采集侠 字号:【 】    打印 阅读:94

跨越阿根廷左右两任总统,合同签了又重谈

阿根廷政局变动让该项目一度搁浅,重新谈判的结果,中方将两个分开的合同谈成了总合同,锁定了自主技术华龙一号的出口,阿根廷则争取到了更优惠的融资条件。

中方将提供占总投资85%的贷款

5月17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阿根廷总统马克里的见证下,中核集团董事长王寿君与阿根廷核电公司总裁塞莫罗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关于阿根廷第四座和第五座核电站的总合同。

双方约定,中核集团将与阿根廷核电公司在2018年开工一台70万千瓦CANDU-6型重水堆机组,在2020年开工一台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机组,这一技术将采用中方自主的“华龙一号”压水堆技术。

2015年11月,中阿曾签署重水堆商务合同与压水堆框架合同,随后由于阿根廷政权更迭,这一项目重新谈判。目前来看,中方将两个分开的合同谈成了总合同,锁定了自主技术华龙一号的出口,阿根廷则争取到了更优惠的融资条件。

阿根廷目前已经有三台核电机组在运,全部采用加拿大出口的重水堆技术。中核与阿根廷谈判的两台机组将分别是阿根廷的第四、第五台核电机组。其中第四台继续采用加拿大的重水度技术,堆型为Candu-6,此前加拿大也曾出口该堆型机组到中国,建成了秦山三期两台机组;而第五台机组,将采用中方的百万千瓦级压水堆华龙一号技术。

对中核集团而言,在阿根廷出口的策略始终是以建设重水堆为跳板,实现自主技术华龙一号出海。

新合同绑定华龙一号出口

这并非双方针对这一项目签署首次签署合同,阿根廷政权的更迭给项目进展带来了波折。2015年11月,在阿根廷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卸任前夕,中就方曾与阿方在土耳其G20会议期间签订了重水堆商务合同和压水堆框架合同。根据当时重水堆的商务条款,重水堆总投资预计为59.9亿美元,中方为项目投资的85%提供融资支持,贷款利率不超过6.5%。

据一位了解项目进展的人士介绍,此次签订的总合同是指商务合同的总条款,并且是压水堆与重水堆两个项目绑定到一起。与之相比,2015年的合同是两个分开的合同。

在阿根廷总统访华前夕,阿根廷核能副部长JulianGadano曾对媒体透露,中阿双方即将签署两台机组的核电建设合同,项目总投资125亿美元,中方将提供融资支持,贷款周期为20年,并有8年的宽限期,从电站发电开始还款,贷款利率为4.5%。

对此,有知情人士在回应《财经》记者求证时表示,阿方宣称的数据大体不错,但是还要由阿根廷财政部与中方金融机构确定,目前还没有最终决定。125亿美元为两个项目的总投资金额,中方将提供总投资额85%的融资支持,阿方自筹另外15%。

据《财经》记者多方了解,两个项目的贷款利率也有所不同。在重水堆项目上,将采用商业贷款,利率会偏高,提供商业贷款的将是工商银行;而在压水堆项目上,由于实现了自主技术出口,中方将以更低的利率提供政府优惠贷款,参与的金融机构将是国家开发银行或中国进出口银行这样的政策性银行。阿方宣称的4.5%的贷款利率,是一个平均数,具体的参与方以及贷款利率,也有待下一步谈判来确认。

两个项目贷款利率的不同,根源在于中方在其中的角色不同。中方将是这两个项目的EPC总包方,不过在重水堆项目上,中方将采用加拿大的坎杜技术,因此需要与加拿大坎杜能源公司合作。加方将参与部分核岛设计和小部分采购,是该项目的供应商,其份额约为总投资的10%。另外,阿根廷此前由于建设三个重水堆,国内已经发展起来一定的供应能力,将承担一些设备供应以及施工等业务,份额约占总投资的50%。中方将负责总投资约40%的份额。

而在压水堆项目上,中方将实现技术出口,并且阿根廷国内此前并无压水堆建设经验,只会参与小部分设备和建安工作,份额不会超过30%。中方将主导这个项目的建设,带动技术、装备的出口。

根据目前的计划,双方将继续就商务合同的细节进行谈判,计划年底前完成。而重水堆项目已经具备了开工条件,有知情人士表示,一旦放款,随时都可以开工。

政权更迭导致项目重谈

阿根廷政权的更迭,是双方合同重谈的直接原因。

2015年11月双方签署重水堆商务合同与压水堆框架合同,而此时主政的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已即将卸任。2015年12月,新总统马克里上任。一位曾参与当时项目谈判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马克里上任之后,此前的合同被推翻,要求进行评估后重新谈判。

这一波折背后的根源,是阿根廷前后两任总统的经济主张的区别和阿根廷国家债务问题的处理结果不同。

本文评论